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欢乐棋牌 > 边界冲突 >

乃堆拉山口

发布时间:2019-07-14 09:18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乃堆拉山口是中国西藏自治区与印度锡金邦交界的一个地方,海拔4730米,在洞朗地区之北。

  山口西距锡金首府甘托克约24公里,是亚东县十几个通外山口里最重要的一个,1967年的中印乃堆拉战役赶跑了印度侵略者。现在两边建有边贸市场,中国一侧的设立在下亚东乡政府驻地附近的仁青岗。

  乃堆拉,藏语的意思是“风雪最大的地方”。历史上,通过乃堆拉山口的贸易路线是“茶马古道”的一部分,西藏亚东便是这条线路上最大的商埠。亚东曾是中印之间重要的通商要道。

  乃堆拉山口位于中国西藏自治区和印度锡金邦交界处。乃堆拉山口距离中国西藏亚东县约52公里,距离锡金(被印度侵占)首府甘托克约24公里,距拉萨460公里,距印度沿海城市加尔各答约550公里,越过山口可达中国西藏的亚东,是连接中印陆路贸易最短的通道。

  乃堆拉山口海拔4500米左右,这里曾经是“丝绸之路”南线的主要通道,也曾是中印之间主要的陆路贸易通道。是世界上最高的公路贸易通道,也是中印之间条件相对较好的陆路贸易通道,每年4-10月适于人通过。

  1947年,印度继承英国在亚东的特权,把下司马镇仍作为租界在西藏获得许多特权,印商货物只要经亚东商务代表处登记即可进入市场,西藏地方政府被剥夺管理权。

  1954年,中印两国签署通商、交通协定,取消了印度在下司马镇的非法特权。1957年最繁荣时期,经乃堆拉山口进出货物量达到1.1亿银元。

  1962年中印发生边境冲突,随后关闭交易,1967年又出冲突、战役。曾经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的乃堆拉山口由军队把守,边贸通道被铁丝网隔离。

  20世纪初,这里的年交易额最高时达到上亿银元,占当时中印边境贸易总额的80%以上。但自1962年中印边境冲突后,边贸中断了。随着中印关系的改善,两国边贸也逐渐恢复。

  2003年6月印度前总理瓦杰帕伊访华时首次提议中印重新开放乃堆拉山口作为贸易过境口岸。

  2005年4月总理访印后,中印边民贸易日趋活跃,开放乃堆拉山口的步伐加快。由于恶劣的环境导致相关配套工程进展缓慢,乃堆拉山口的开放日期从原定的2005年10月推迟到2006年7月。

  2006年6月18日,中印两国官员在西藏自治区首府拉萨举行会谈,会后签署的会谈纪要公布了重启乃堆拉山口边境贸易的时间为7月5日。

  2006年7月6日,中国和印度宣布重新开放连接中国西藏自治区亚东县与印度锡金段的乃堆拉山口,恢复这条中断40多年的边贸通道。重新开放乃堆拉山口,将对扩大中印边境贸易、造福两国人民发挥重要作用。

  2014年9月18日,为便利印度香客赴中国西藏神山、圣湖朝圣,中方同意向印度增开乃堆拉山口的朝圣路线。

  2017年6月-7月印度侵略乃堆拉南方的中国洞朗地区,7月初中国国防部发言人警告印度汲取历史教训,除了指1962年中印战争里印度的惨败,更多的是指1967年在洞朗地区(之北)发生的一次歼灭战。

  1960年后,驻锡金印度军队多次越过乃堆拉山口侵犯中国领土。1965年第二次印巴战争爆发后,印度进一步强化了对锡金的军事侵略,更加积极地在中锡边界挑起武装冲突。我军为支援巴基斯坦,进入洞朗地区的乃堆拉山,并控制了山口。

  为牵制印军,支援巴基斯坦人民反对印度入侵的斗争。1965年9月17日,中国外交部向印度驻华大使馆递交了一份强硬照会,要求印度政府在收到照会后三天内拆除中锡边界印军入侵工事,立即停止印军一切入侵活动并保证不再骚扰。中国在中锡边境中方一侧集结部队,采取了一系列军事动。步兵第11师奉总部的命令,举行了两次大规模战略佯动行动,逼近里拉、卓拉、东巨拉和乃堆拉四个山口,让印军高度紧张。迫使印军放弃或自毁在这几个地区中国境内修建的五十六个军事工事。

  在1965年至1967年的两年间,印军又多次在亚东、乃堆拉山口地区对我边防部队挑衅和蚕食,这一切在1967年9月、10月的乃堆拉山口冲突中达到了最高峰。

  按照我军时任西藏军区副司令员王诚汉将军在他所著回忆录中的记载,从9月开始印军出动山地步兵第112旅、炮兵第17旅在中锡边界乃堆拉山口向我驻军发起进攻。我步兵第11师组织部队对印军进行了两次毁灭性打击。

  9月11日,印军第112山地旅一个连分两路向乃堆拉山口的中国哨所进攻,我军忍无可忍,当即发起反击,仅7分钟战斗结束,全歼这个连,击毙印军官兵67人。

  印军不甘失败,其炮兵第17旅随即向中国境内发起大规模炮击。我炮兵第308团组织数十门122榴弹炮,以及大量82迫击炮和120迫击炮向印军还击,炮击历时4天3夜,将印军的8个炮兵阵地挨个打哑,摧毁两个炮兵指挥所,两个前沿观察所和23处炮兵工事,毙伤印军官兵540余人,印军炮兵毫无还手之力。

  乃堆拉山口作战,是一次加强团级战斗,步兵第11师以步兵31团为核心,配属步兵33团3营、炮兵308团,师高炮营、师工兵营1连、工兵305团2个连、一个雷达连、一个汽车团等支援分队。此战我军歼敌607名,缴轻机枪1挺、冲锋枪9支、步枪16支。我军伤亡123名,其中亡32名,伤91名,消耗各种枪弹1.5万发。

  10月1日,中国国庆节,印军又在卓拉山口向我进攻,8名印军士兵手持廓尔喀狗腿砍刀向我哨兵逼近挑衅,强行抓我哨兵并开枪射击。我军被迫反击,亚东独立营3连和加强的步兵31团炮3连2个排,经8小时战斗,一举将入侵之敌全部歼灭在我境内,进而摧毁印军前沿工事9个,共毙伤印军195人。

  乃堆拉和卓拉山口之战,迫使敌人打着白旗来我边境一侧,接收我向印方移交入侵印军的尸体和武器、弹药等,并在移交书上签字承认了侵略。

  此战我军充分发挥了炮兵火力,发射各种炮弹和火箭弹4.5万发,数量比战斗中消耗的子弹还要多。中国军队完全用强大的炮火压制着印军,打垮印军一个炮兵旅。

  从每年的6月1日开始至当年9月30日结束。这四个月是乃堆拉山口可以顺利通行的时间。此次重新开放的乃堆拉山口还属临时边贸市场,即位于乃堆拉山口16公里左右山路上的洞青岗临时边贸市场,开放时间为每年6月1日到9月30日之间的周一至周四,每天上午10点到下午6点。

  在乃堆拉山口的市场上,中国和印度方面都明确列出了双方可以交易的商品名单。在这份名单上印度可以出售29种商品,其中包括纺织品、毛毯、农具、酒、香烟、茶叶、大麦、大米、植物油和当地草药等。中国则可以出售15种商品,其中包括:马、山羊绵羊、牦牛尾、山羊皮、羊毛和生丝等。

  美国佐治亚大学南亚项目主任斯里瓦斯塔瓦博士认为,乃堆拉山口的重新开放可以把中国西南地区与印度不发达的东北地区联系起来,缩短了货物运输时间。

  山口开放之前,中国成都、昆明和新疆的商人需要大约10天的时间把他们的货物运送到东南亚,然后经水道到达印度的东北部;中印贸易90%以上要通过海运,两地海路相距6000公里。这个山口的开放将使货物在一天之内就可到达,降低了成本。乃堆拉山口的开放意味着中印之间开始有了更大合作基础,同时也昭示着龙象共舞正渐入佳境。

  乃堆拉山口位于中国西藏亚东县和锡金(被印度侵占)的交界处,海拔4500米左右,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公路贸易通道,也是中印之间条件较好的陆路贸易通道,每年4—10月适于人通过。乃堆拉山口距锡金邦首府甘托克54公里,距西藏亚东县52公里,距拉萨429公里,是连接中印陆路贸易最短的通道。

  开放之前,中印贸易90%以上通过海运,而西藏的外贸绝大部分从天津港吞吐,两地相距数千公里。一旦走乃堆拉山口,拉萨经亚东至加尔各答等印度洋港口的距离就可缩短至约1200公里,这对中国西部的对外开放相当有利。虽然此前中印在边境上也开放了两个贸易通道:一个是里普列克山口,道路为骡马道,车辆尚不能通过;另一个是什普奇山口,由于气候、交通等客观条件恶劣,此通道每年仅有几十万美元的交易额。

  作为第三条贸易通道,有关人士预计,在乃堆拉开放初期,就能够使锡金邦转口的贸易价值至少达到每年2亿美元左右,而一旦青藏铁路于2007年顺利建成,从中国内地通过乃堆拉转往南亚的商品数量和种类将剧增。届时不仅中印边境贸易的潜力不可低估,那种中国西南与南亚连成一体的局面也很有可能出现。

  印度对这一边贸市场的前景表示乐观。据印度《先锋报》报道,锡金邦首席部长尚林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一旦重开边界贸易,这个地区的经济将变得更好,与此同时,我们期望旅游业也借机发展起来。”他相信这条贸易通道蕴藏着巨大商机,因此积极要求中央政府投资维修公路,建造仓库,设立海关和移民局,加强基础设施建设,为乃堆拉山口早日恢复开通做准备;他甚至还希望能够开通自甘托克到拉萨的长途公共汽车。

  在失业人口较多的锡金邦,重开边界贸易引起了当地人很大的兴趣。边境地区的摊点小贩说,乃堆拉山口重开初期进行的贸易活动将与古代丝绸之路时期的类似,来自中国的丝绸产品、牦牛制品和羊毛将通过山口附近的一个小村庄进入印度市场。

  一些印度专家甚至更为乐观地估计,乃堆拉山口开放后很可能会成为中印之间的一条贸易生命线,并且由此催生出一个新的亚洲贸易集团。印度最大的奶制品联合企业阿穆尔公司,原先生产的奶制品运到中国,走海路至少要2周,为了保证牛奶的新鲜,大量的资金投入到包装上,以后这些成本可以节约了。该公司的一位经理对记者说:“今后更多的奶酪和冰激凌可以有规律地运到中国,我感觉中国就像在隔壁一样。”铁矿石供应商辛格对此也有同感,以往为了装满一船4万吨铁矿石,这个公司需要先欠原料商250万美元,直到这些矿石运到之后才能偿还,辛格高兴地表示,今后用公路运输,可以采取款到发货的形式,一车一车运输。

  据历史学家介绍,来自中国内地的商贾自两千多年前就开始向中亚、西亚和南亚通商。19世纪德国地理学家冯·李希霍芬在其所撰写的《中国》一书中,首次把汉代中国和中亚南部、西部以及印度之间的交通路线,称作“丝绸之路”,因为当时大量中国的丝绸和丝织品经由此路西传。史料记载,这也是当年唐朝高僧玄奘“西天取经”的途经之路。 据中国驻印度使馆商务处经济商务参赞刘如宁介绍,这条线路上的西藏亚东曾是中印两国之间最大的商埠,20世纪初,这里的交易额最高时达到上亿银元,占当时中印边境贸易总额的80%以上。自1962年中印边境冲突后,中印两国相继撤销了原边贸市场的海关等机构,乃堆拉山口由军队把守,边贸通道被铁丝网隔离。据前几年去过这里的印度人介绍,印度这边的道路上可谓“门庭冷落车马稀”,比吉普车大一点的东西便不准通过。人员往来也受到严格限制。放眼望去,一片荒凉,曾经繁华的边贸市场不复存在。

  随着中印关系的改善,2003年时任印度总理瓦杰帕伊访华后,中印双方同意恢复开通乃堆拉山口,这条贸易古道再度引起关注。近两年来,西藏各地,乃至自治区外,一度有很多人到亚东来买、租地产,等待口岸开放后迅速升值。

  2004年,中印两国签署了经由乃堆拉山口进行边境贸易的备忘录。接着又传来好消息:国务院正式批准了西藏关于亚东县仁青岗边贸市场建设的总体方案。这标志着亚东口岸恢复开放的事宜已从调研论证阶段进入组织实施阶段。亚东县县委书记梁海虹向记者介绍说,日喀则到亚东的公路已经建了一大半,亚东到乃堆拉山口的公路据说即将要上马。此外,拉萨经日喀则到亚东还将修一条铁路,这条铁路很可能延伸出去跟印度铁路接轨。这样,结合青藏铁路,整个藏区乃至更大的西部区域,到印度加尔各答之间就有了一条1000多公里的铁路大动脉。

  过去,最反对开放乃堆拉山口的是印度军方,他们担心一旦开放边贸,中国就会加强边境的基础设施建设,特别是交通设施建设,无论公路、铁路、还是机场,都能增强中国军队在中印边境的集结和机动能力。但是,随着中印关系越来越密切,在边境开放问题上,印度方面对安全的担心越来越小,而对经贸的兴趣越来越大。印方曾组织12个部长参加的协调会议,专门探讨乃堆拉山口开放后所涉及的水陆运输、边界安全、移民和贸易等问题。

  刘如宁参赞认为,重新开通乃堆拉山口既有象征意义,更有实际意义;既有政治意义,更有经济意义。昔日的军事禁区即将重新恢复边贸重镇的本来面目,这无疑标志着中印关系跃上一个新台阶;同时一定会拉动两国边境地区的经济发展;再者就是增进人员交流。他说,中印贸易可谓突飞猛进,以年均40%的速度在发展,2006年预计可达到185亿美元。乃堆拉山口的开通,既可视作两国关系全面恢复的信号,也为中印两国人民在未来更好地增进了解、发展友谊埋下了伏笔。

  海拔4545米,距拉萨460公里,距印度沿海城市加尔各答约550公里。这里曾经是“丝绸之路”南线的主要通道,曾是中印之间主要的陆路贸易通道。 20世纪初,这里的年交易额最高时达到上亿银元,占当时中印边境贸易总额的80%以上。由于历史原因,上世纪60年代后,两国相继撤销了原边贸市场的海关等机构,乃堆拉山口由军队把守,边贸通道被铁丝网隔离。

  重新开放乃堆拉山口,将对构建中国通向印度及南亚陆路大通道,扩大中印边境贸易,造福两国人民发挥重要作用。

  中国外交部网站资料显示,中国是印度第三大贸易伙伴,印度是中国第十一大贸易伙伴。另据中国商务部统计,中印贸易额即将突破200亿美元。

  据《印度斯坦时报》6月23日报道,38名印度朝圣者6月22日来到锡金的乃堆拉山口,这是他们冈仁波齐峰-玛旁雍错湖朝圣之行的最后一程,也是在1962年中印战争之后的50多年后重新开放的乃堆拉山口陆地路线。

  报道称,官方表示,这条新的路线对香客来说更加容易、安全,此前他们要穿行北阿肯德邦危险的强拉山口才能到达圣地。

  印度的影响力已经散播在这个小城的各个地方,居民们微笑着迎接少有的外国人、尤其是印度人。

  报道称,这座小城距离拉萨约500公里,据信周围环绕着军事哨所,这是距离2006年开放的中印边境乃堆拉山易点最近的小镇。每周一到周四,两国的合法商贩会在距离这座小城50公里的市场交易货物。

  虽然目前乃堆拉山口的中印贸易只有170兆卢比,但这一贸易额正在缓慢增加。

  报道称,然而在过去9年中,沿途的贸易没有什么起色。虽然中国允许印度商人售卖29种货品,但中国商人只得售卖15种商品。不过据中国驻印度大使乐玉成表示,这种情况也许会发生变化。乐玉成参加了新朝圣线路的开通仪式。

  “我会见了锡金邦首席部长帕万·库马尔·查姆林,并与中方官员交流。他们说交易市场十分繁忙。越来越多人来到这里做生意中国依靠自身经济实力发展全球。”乐玉成对采访该仪式的印度记者说。

  “我们需要增加货品,把货品数量翻倍。这个贸易市场很快就会兴旺起来。”他说。这一市场距印度的甘托克54公里。

  乃堆拉山口的贸易额也是中印总体贸易情况的体现。目前中印贸易额约710亿美元,远低于设定的2015年目标1000亿美元。“中国投资者希望在印度能看到红地毯,而不是。”乐玉成说。

  正在西藏自治区访问的印度驻华大使康特收获了好消息。《环球时报》记者22日从印度驻华大使馆获悉,康特19日抵达西藏首府拉萨展开为期一周的访问,自治区人民政府副主席姜杰在与康特会面时确认,印度方面非常关注的乃堆拉山口朝圣路线年夏季正式开通。这条新增朝圣路线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访印期间,双方领导人商定并对外公布的。

  乃堆拉山口处于喜马拉雅山脉东南麓,一侧是中国西藏日喀则地区的亚东县,一侧是印度锡金邦。历史上,19世纪末清政府迫于外部压力在亚东设关通商后,鼎盛时期这里的年交易额占中印边境贸易总额的8成以上。1962年中印发生边境冲突,随后乃堆拉口岸陷入44年的沉寂。2006年,中印宣布重新开放乃堆拉山口,这条连接中印陆路贸易最短的通道重现客商往来的景象。根据此前协议,这一口岸仅供通商往来。

  今年9月,习访印期间宣布,中方同意增开乃堆拉山口朝圣路线,以便印度香客赴中国西藏神山、圣湖朝圣。印度驻华使馆新闻处22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康特和姜杰在19日的会面中回顾了习对印度的成功访问,姜杰确认乃堆拉朝圣路线年夏季贯通,相关筹备工作正在进行。20日,康特还与西藏自治区外事侨务办公室主任巨建华就乃堆拉朝圣路线开通后的运行模式及相关细节进行沟通。

  印度香客目前主要经由中印边界的强拉山口(也称里普列克山口)入境中国西藏,赴神山、圣湖朝圣。《环球时报》记者从印度使馆获悉,此次康特访藏期间,中方同时表示,正在为升级强拉山口的交通设施作出努力。长期以来,每到夏季通行条件较好的季节,中印双方的旅游局和外事机构就安排香客由强拉山口出入境。中方在山口接上一批香客,待他们走完冈仁波齐和玛旁雍错的朝圣道之后,会将这批香客送回强拉山口,和印方交接,再接新一批香客。

  22日到23日,康特在姜杰陪同下沿日喀则市、亚东县、乃堆拉山口一线进行实地考察。此后两天,他还将前往阿里地区,考察经由乃堆拉山口往返神山、圣湖的沿途情况。印度使馆一名外交官说,双方还会就扩大乃堆拉口岸及中印边贸往来,加强西藏地区和印度的经济合作交换想法和意见。

http://vuagiamgia.com/bianjiechongtu/294.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